中国眼下总病根:魂不附体

A recent article by Sima Nan:

20114  总字第250期)

现在,我扼要地汇报一下自己在写作《民主胡同40条》这本书里,所涉及、所研究的问题。尽管开题写这本书,我思考了20年,写作整整用去了两年时间,但是很多问题的研究还很肤浅,若干探讨仅仅是一个并不成熟的思路。敬请各位方家指正。

审慎地区分两种不同的骂声

30年来,中国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普遍提高,富人多了,穷人少了,全世界消除贫困工作效果最突出的国家就是中国。我们的GDP高到全世界第二,超过
日本,紧追美国。尽管成绩有目共睹,问题似乎也不少,社会发展远没有达到人民普遍满意的程度。没工作的骂就业难,有工作的骂压力大,上医院的骂看病贵,看
报纸的骂贪官黑,要结婚的骂房价扶摇直上,进餐馆的骂苏丹红添加太多……

人们的骂声,亦即民主政治的一种体现,主人不满,焉有不骂之理?

但是大家看到没有,绝大多数人所骂的,恰恰不是共产党的理论主张,而是骂我们工作没有做好,更是在骂,今天啊,有那么些人,他们学着西方政治家的样子来作秀忽悠人民,越来越不像与人民有血肉联系的共产党了,在他们身上,嗅不到共产党人的气味了。

人民的骂声,其实是对中国共产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理念的深情呼唤,是对为人民服务朴实真诚简单表述的怀念。这种骂声,不是要改变我们的根本的政治制度,恰恰相反,人民要求在改革变化的的同时勿忘基本宗旨,进一步巩固我们根本的政治制度。

细细分辨,还有另一种骂声,譬如什么什么花革命啦,譬如什么什么宪章事件啦,他们的谩骂与人民群众的期待完全相反,他们联手国内外所有的仇恨力量,试图闹一场20年前的苏俄东欧、今年的北非中东阿拉伯世界那样的政治风波,掀翻人民赖以生存的根本的政治制度。

现在,两种骂声交织在一起,视听混淆,噪声比弥高,给我们的判断增加了很大的难度。更加上推特、谷歌等等互联网手段的大量使用,判断民意,推进民主,改善民生,坚定我们的文化自信、政治自信、体制自信,变成了一件异常复杂的事情。

我的一个基本的判断是:骂归骂,不满归不满,老百姓对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的根本政治制度持有信心抱有希望,他们的骂声是我们进步的动力;而来自仇恨力量的海内外的所有咒骂,则标示着中国社会的进步与光荣。在骂声中成长,是无畏者的风格;在骂声中学习,是进取者的方法。

回归一个伟大的历史叙事

大家都还记得,当年的干部学生都要一本小册子《社会发展史》。这是一本马克思主义的通俗教材,告诉我们我们从哪里来,又要到那里去。告诉我们,人类
社会的
发展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必然过渡到社会主义,直至共产主义社会。这个历史的叙事,今天不讲了。部分年轻人甚至漠然这些概念。
库恩的概念图式作为科学哲学的范畴,比之社会科学,道理是一样的,即我们必须要有一套自己的说法,在自己的概念图式下演绎推理,求得历史逻辑
与辩证逻辑的统一,求得理论建构与现实政治的统一。

往直白了说,一个企业也要有一个自己的文化基础愿景目标啊。否则,必魂不附体。有人会说,难道我们没有和谐社会建设的目标吗?难道我们没有与时俱进
的理论吗?是的,有的。但是诸位,我且提出一个问题,大家讨论:我们现今的目标模式,是否与中国共产党历史90浑然一体呢?是否将共和国前30年与后30 年一以贯之呢?

不妨直说,一段时间以来,大呼隆式的自由主义理论下的微观改革,将一切问题归之于市场化不够,实行市场原教旨主义改革,导致一切向钱
,赚钱
成为唯一标准。动力是有了,转向、刹车、平衡构件不完整,社会这部车像是一个钻进风洞的疯狂的老鼠。赵本山小品台词形象地说过,一说到钱,这人就不像人
。所以,另一个基本的判断是:很多棘手的问题,悉出在我们偏离了一个伟大的历史叙事

——诸位,我请问,以钱为标准,看病能不难能不贵吗?在医患信息严重不对称的前提下,医院能不宰你吗?你想省钱,医院想赚钱,病患者小命捏在大夫手
里,如
何算计得过医院?同理,医药厂家能不一边利用一边欺瞒医院吗?同理,海外医药巨无霸能不秘密布点趁火打劫,拿中国人民的性命换取超额利润垄断利润吗?

——我再请问,一切以赚钱为标准,教育能不产业化吗?教育产业化了,教育资源有限且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上学能不难、不贵吗?进名校、找好老师,能不
腐败丛
生吗?单靠凝聚亿万人民善心的希望工程能解决孩子读书难的问题吗?教育产业化,大学能不变成建筑工地,变成大卖场吗?大学变成大卖场建筑工地,大权在握的
校长、基建处长能不腐败吗?教师还有心思教学吗?不道德的抄袭能不泛滥成灾吗?

——我再请问,一切以赚钱为标准,房子能不贵吗?房子能不涨价吗?国务院调控房价的政策能不受到房地产生物链上地方政府、地产商、银行等既得利益集团的拼命反抗吗?中央的民生政策导向能不因此打折扣吗?工薪层攒钱买房子能不难上加难吗?

——我再请问,一切以赚钱为标准,在这种西方某些国家今天都不愿露骨张扬的价值观导向之下,我们的媒体能不豁出版面和时间关注资本家巧取豪夺的鲸吞
壮举
吗?能不毫发毕现地连篇累牍地报道豪门恩怨明星私生活破鞋烂袜子糗事吗?能不大加羡慕地描绘私人飞机豪华游艇三房四妾的贵族生活吗?能不导引着年轻人为了
成功不惜代价破釜沉舟藐视法律鄙视工农,宁愿做在宝马车里哭绝不坐在自行车后面笑嘛?

——我不问了,请大家自己看看,您的周围,一切以赚钱为标准,面粉里面能不掺增白剂吗?鸭蛋里能不检出苏丹红吗?奶粉里能不检出来三聚氰胺吗?长途运输的海鲜能不用孔雀绿处理吗?火锅调料里能不放一滴香吗?新鲜果蔬提前上市,能不抹催熟剂吗?

……

应该说,这一切问题,都不是我们根本的政治制度所带来的,相反,恰是我们背离根本的政治制度,一切向钱看,奉行自由主义、市场原教旨主义的结果。我们开始偏离了一个伟大的历史叙事,使得具有伟大进取心的时代主旋律,变调为欲望、癫狂和混乱的迪斯科闹剧。

中国民主的目标,是人民幸福最大化

中国根本的政治制度设计,是民主政治,亦即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民主政治必然要以人民的幸福为第一要义。

我且讲几个基本观点:

第一,民主是人类政治文明的阶段性成果。从君主制,到贵族制,再到民主制,一个人说了算,到几个人说了算,再到人民说了算,这是一个伟大的进步。

第二,民主只能内部生成,不能通过外部干预生成。好比小孩长个要让他自己长,不能揠苗助长。美国喜欢武力输出民主,你看它把伊拉克、利比亚、南联盟民主的,多民主啊!民主得人民水深火热

第三,中国的民主政治制度是经过艰难探索而在不断生成的民主政治制度。这个制度的建立和完善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的。对于中国今天的民主政治成果,应当倍加珍视。因为这个制度保证了我们中国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是我们的命根子。

第四,我们的民主政治制度并非完美无缺,那怎么办?唯一的办法是继续完善之,而不能动辄烙饼一样大翻个,不能把90年、至少60年搭建的积木推了重新来。

第五,民主的本质是人民自治。人民自治的前提是国家独立。不独立、半独立、谈不到人民自治。普京强调的主权民主,有点这个意思。

第六,我们的民主政治制度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汲取了包括严复、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蒋介石等等历史人物的思想精华和工作经验在内的成果,一点点演变来的,为了我们今天的民主政治制度,无数人经过艰难探索甚至流血牺牲。

第七,我们的民主政治制度,也是建立在包括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德国人马克思等诸多的思想先驱的理论建树基础之上的。卢梭的人民最高主权人民最高主权不可分割等说法,与我们的黄宗羲《明夷待访录》魂灵相通,不过,我们的黄宗羲要比《社会契约论》早将近一个世纪。

第八,60年的实践证明,我们的民主政治制度是可以兼容、改进并且不断向前发展的。在这个制度下,中国的发展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印度的民主制度是英国正宗的,国情、发展阶段与我相近,中国与之相比怎么样?世界自有公论。

西施美不美,不能由外国人说了算

有一种声音,攻击中国独裁、专制、不民主、不自由,法制,把我们说的一无是处。我问一位外国记者,你们说我们的政治制度不好,请问怎样解释我们干得还不错?他耸耸肩,说发展不能说明问题

我再问:请问阁下,在这样政治制度下取得的成绩,也还是有可以肯定的地方吧?他们说:当然当然,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外国记者说:可是你跟我们不一样。

我回答的更简单:可是,我们为什么要和你们一样呢?你们凭什么要作我们的标准呢?对黄瓜能实行茄子标准吗?

咱们杭州西子湖畔的第一大美女是西施,对吗?中国古代的四大美女之一。另外三个是貂蝉、王昭君、杨玉环
。四大美女,美啊,美得月闭“”花羞“”鱼沉“”雁落。那得多美啊。可是,按照今天的标准,不行了,杨玉环的腰身就不行。今天的美女要骨感美,要宋祖
英那样的小窄脸、巴掌脸。宋祖英当然是中国美女,但是也不行了,因为世界选美大赛的标准是人家欧罗巴人定的。我去作选美大赛评委,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一条。
美女的标准,难道也要由外国人来决定吗?

与选美一样,中国的民主政治制度,基于我们的历史和文化传统,因应我们社会的发展阶段,之所以我们跟你们不一样,因为我们的历史文化传统就与你不一
—— 中国民主政治的本质,乃为人民自治;中国民主政治是通过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来实现的;中国民主的目标是全体人民幸福的最大值。

 

一人一票的形式不能替代民主本身

 

好多人一说到民主,就容易想到具体操作层面”一人一票”,认为民主就是投票,投票就是一人一票。

 

我们不反对投票这种具体的形式,我们否定的仅仅是把投票作为民主的唯一标识。如果我们仅仅把投票这种形式当做民主全部的话,弊病很多。大家知道希特 勒怎么 上台的?投票投上去的!希特勒善于演说鼓噪,群众头脑一热,投票就把他投上去了。假如一人一票作为民主的一个唯一标准,牛顿就麻烦了,牛顿讲的理论,当年 如果要实行一人一票来决定谁的理论正确,牛顿还”牛”的起来吗?绝大多数人达不到他的境界,所以在学术的问题上,只能提倡学术自由,绝不能搞学术民主。搞 学术民主,也不能简单实行一人一票,那样非得搞砸不可。

 

不错,美国的总统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选择的的标准有两个:一,候选人的”党性原则”;二,侯选人筹集竞选经费的能力。这个总统,跟演一个总统差不 多,君 不见,奥巴马的决策团队有多少克林顿的团队成员?至于后面的”隐性决策人”(通常称资深的美国公民)更是较少变化。所以,谁当总统都是换汤不换药,几个党 也没关系。所以,将一个没有任何从政经验(只当过一届参议员)参议员的年轻人选为总统没有什么奇怪。

 

很 多人对美国民主制不了解,美国除了总统选举实行一人一票原则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选举人团制”。每个选民是小分子,”选举人团”是最后决定政策的”大分子 团”。最后还有大法官制度做终审裁决,而大法官并不是一人一票决出来的。所以,一人一票不是民主的核心,所以,一人一票的民主形式,不能替代民主本身。

 

亚里士多德说过,如果没有法治,民主选举出来的领导人也会为所欲为。亚里士多德还认为,一个优良的政体,应当有两点:第一,中产阶级占多数,这样社 会比较 稳定;第二,法治必须得到确立。如果法治不能得到确立,社会不可能是稳定的。在法治的前提下,在中产阶级占多数,社会比较稳定的情况下,所谓民主,亚里士 多德仍然认为,主要是靠协商。早年间,有个说法,共产党的会多,国民党的税多。有内容的会,研究问题的会,还是很必要的。不弄清思想,简单一人一票,只会 闹新分裂,增加和制造矛盾。

 

我们应当建立自己的文化自信和体制自信

 

从内部看,我们的确还有很多棘手的问题要解决,从外部看,的确有人把中国的政治体制视作异己加以打压。越是如此,我们越是应当着力建立自己的文化自 信与体 制自信,在开放环境中坚持自己固有的民族文化特色。五千年未断之中华文明,我们有自己的一套。我们的一套非但比不别人差,很多方面会更好。当然要学习西方 的好东西,但不能学了人家好的东西,丢掉了自己好丢掉东西,更不能学了人家坏的东西,丢了自己好的东西。某国全部历史加起来,还没有中国一个朝代的时间 长,他们的东西作为一个强硬的标准来格式化我们,凭什么?

 

西方有人对中国的体制有这样负面的评价。他们说中国之所以难对付有几条。很有意思,他们说的这6条,恰恰就是我们应当建立自己的文化自信与体制自信的理由。

 

其一,中国人今天很多人还信奉毛泽东,毛泽东是语言大师,极具煽动性。其二,毛泽东战争时代的体制留下来了,国家具有了很大的政治动员力。其三,中 国共产党领导的下层,比蒋介石那时候要扎实,蒋介石只抓上层,不抓下层。其四,中国共产党非常狡猾,善于学习,他们的政治局有独一无二的学习制度,这是世 界上其他的党没有的。其五,中国共产党最高权力的转移目前没有权力危机。其六,中国搞了市场经济,GDP发展很快。

 

他们认为这6条是中国共产党很难对付,所以他们要认真对付,但是不知道怎么对付的理由。

 

我看了以后,觉得讲的很好。

 

这是我们的敌人替我们总结出来的中国政治体制的优势,我们应当把他们的话拿过来认真消化和琢磨一下,增强我们自己的文化自信和体制自信。

 

中国民主政治原理”民法党”三者的统一

 

中国民主政治的原理简单地说有三个字:民、法、党。如果您想对中国的民主政治用最短的时间内作了解,那我就告诉您这三个字。”民”是什么,民就是人民当家作主;”法”就是依法治国;”党”就是党的领导,三条缺一不可。

 

美国有一位政治哲学家叫罗尔斯,有一种开放的心态。他认为在世界上或许有”合宜的但非自由主义的政体”,对我们的体制采取一种近似接纳的态度。

 

罗尔斯著名的著作是《正义论》,他认为首先要确定位置,才能谈到何为正义。无立场的,完全抽象的,超越一切的正义是没有的。那么不妨说说我们的立场,我们的立场就是中国13亿人民的幸福生活,这是我们的根本利益之所在。

 

中国共产党”三个代表理论”第一条就强调要”代表中国最广泛人民的根本利益”,从罗尔斯角度看,这是”位置问题”的延伸。位置问题解决了,进而才能谈到我们的民主政治制度合适与否,以及历史、现实、标准等等问题。

 

诸位,大家知道,我们的民主政治制度遭到西方政治家粗暴的谩骂、无理的指责和野蛮的抨击已经60年了,加上延安时期,井冈山时期,那时间就更长了。 他们抨击最多的,就是我们政治体制当中”党民法”三个字里面的”党”字——他们像惧怕死亡一样,惧怕中国共产党,他们不接受具有重大权威的,具有凝聚力、 号召力、组织力的中国共产党。

 

老辈子人喜欢说,”天有三宝日月星,地有三宝水火风,人有三宝气神精”,[1]”人民当家做主”、”党的领导”、”依法治国”,这三条之于中国政治,犹似天之日月星,地之水火风,人之气神精[2],不仅须臾不能离开,而且一刻也不能拆散。

 

其关键词 “民””党””法”三字,类质子、中子与电子之于原子,恰恰是中国民主政治原理中最重要的结构性要素,这三个字的有机组合与西方政治原理明显不同,簇新的中国民主政治有机体赖此而立,一俟拆散,其原理也就不成立了。

 

民本民主、党领党导、法规法律,这几个字按序组合,如将每组第三个字移开,便得到”民本主”,”党领导”,”法规律”。再行简化,即有”民本””党领””法律”。”民”、”党”、”法”三者既统一,又有区别,交相作用,彼此促进,互为前提。

 

人民做主,悉为民众之权利。承文化古蕴,民首大,民为天;

 

党的领导,乃为根本之保证。兹经验证明,主心骨,主成功;

 

依法治国,爰属方略之遵行。赖基础共识,无规矩,无方圆。

 

故此,质言中国,民国也。党之于国、法之于国,皆从属于民、服务于民、寄情于民。这是中国民主万金不易之核心内容,即人民当家作主的真实含义。

 

欲得民国之实,必行”党国”之路;

 

欲得民主之实,必行”法国”之路。

 

腐化、边缘、弱化、分裂等任何党将不党的行为,都将导致国将不国;

 

无法、枉法、恶法、滥法等任何法无可法的行为,都将导致国将不国。

 

国将不国,民何以立?国将不国,民何以利?

 

去年911的前一天,与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官员讨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问题,我跟他们说,我们中国共产党这个”party”,跟你们的民主党共和党不 一样。大家知道”party”的词根就是部分、局部的意思。西方的党是怎么来的?英国议会斗争,为了保证利益,一小帮结成伙,抱团取暖,组党就是为了自己 的利益最大化。党不为自己的利益,天诛之,地灭之。

 

但我们中国共产党不是”party”,我们是”WHOLETY “——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除了为最广大人民谋利益之外,没有任何个人私利可以谋求。为全体人民谋利益的党,怎么是代表局部的”party”呢?议 会中的席位轮流做庄,哪个党上台,哪个党分得最多的议会席位,哪个党就拿大头,在人家那里,天经地义。

 

而我们中国共产党完全不是这个样子。我们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什么叫先锋队?战争年代就意味着牺牲,和平年代就意味着奉献,意味着践行崇高的道德理 想,具 有感人的道德力量。当年受到周恩来影响的很多人,他们那时未必对共产党的主张有更多的了解,但是,在他们的信念里面,”共产党就是周先生那样的人”,于 是,他们愿意加入中国共产党,变作党的一份子,与其他同志一道奋斗。

 

所以我们这个党,跟你们那个党不一样,所以我们中国共产党不搞轮流做庄,所以,中国的党不搞军队国家化。

 

大家一定会有疑问,您说得这么热闹,您没有看到今天党内腐败分子是怎样腐化党分裂党,将党的形象扭曲得不成样子?

 

我怎么会看不到,在我的书里,专门对党内腐败问题做了分析梳理。

 

两会期间,温总理谈到”最大的危险是腐败”,我就温总理未及展开的”哪种腐败最危险”的问题写了一篇文章。

 

可惜今天没时间了,只好下次再讲。

 

谢谢诸位。

 

(根据司马南2011年4月18日在浙江省人文大讲堂的演讲视频整理)

Advertisements

About kchew

an occasional culturalis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na view.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